2011年11月29日 星期二

〈龔尤倩選立委〉【活動佈告欄】新頭殼「開放編輯室」專訪

火盟推人民老大制 誓言拿回人民參政權


新頭殼newtalk 2011.11.29 楊宗興/台北報導


年底選戰逐漸加溫,長期關注勞工議題的人民火大行動聯盟這次也推出4位立委候選人,要用不一樣的選舉方式來進行這場選戰。參選台北市第五選區立委的周志文表示,民代和民間社團都無法爭取弱勢權益,所以除了出來參選以外別無他法,他要用自己的力量爭取自己的權益,而不是依賴所謂的代議政治,讓別人代替他行使「參政權」。

周志文和龔尤倩兩位火盟區域立委候選人今(29)日在「開放編輯室」節目中暢談自己的參選經歷。龔尤倩解釋,這次火盟以「人民老大參政團」的方式參選,希望用一種直接民主的方式來創造另一種人民參政的可能。她強調,每個團內成員都必須面對自己和政治的關係,了解自己為何要以參政甚至參選的方式來影響政治。

龔尤倩批評,無論國內外的代議政治都面臨某種瓶頸。她笑稱:「選前山盟海誓、選後真正歹謝(台語)」人民對於自己選出來的民代,只有投票當下有某種權力,選完就完全無法約束民代,本來應該是老大的人民,卻主僕易位淪為政客奴役的對象,這非常畸形且不合理,所以才需要用人民老大的方式來突破這個困境。

2011年11月28日 星期一

<龔尤倩選立委>【國內外大小事】立報報導


婚配受阻淪黑戶 全因外交部搖頭

【記者呂苡榕台北報導】東南亞、中國、奈及利亞等特定21個國家外籍配偶,必須經過境外面談才能順利來台結婚,境外面談攸關核發簽證問題,影響跨國婚姻家庭的命運,如何在「國家主權」和「人權」之間取得平衡,是民間團體多年來倡議的焦點。南洋台灣姊妹會與婦女權益促進發展基金會28日共同舉辦「移民/工人權要落實」─居留與歸化流程政策對話論壇,邀請外交部與移民署討論現行制度的問題。


政大法律系教授廖元豪強調,移民法容許外交部有「加註不得轉居留」權力,對異國婚姻影響過大,應思考直接發給停留簽證,讓移民署核發居留證時協助把關,而非一開始便將門關上,將真心的外籍配偶拒於門外。


根據目前政策,外籍人士與台灣人結婚得先在母國辦理結婚登記,前往外館進行面談,由外交部了解兩人是否有「婚姻事實」。面談通過後驗證相關文件並由外交部核發簽證,但外交部得針對「有疑慮」外籍配偶核發停留簽證,或是「停留加註記不得轉居留」簽證。


入境管控侵害配偶人權

外交部自1992年開始實施境外面談制度,目的是為了防止以「假結婚」從事人口販運的不法行為。對於曾在台灣境內逾期居留、停留或非法打工者,將發給「停留加註記不得轉居留」簽證,並設定觀察期。

▲白刷刷黑戶行動聯盟發言人龔尤倩表示,2010年度中聯盟協助的黑戶人口就有3戶是因為只拿到「停留加註記不得轉居留」簽證,間接導致淪為黑戶。(圖文/黃士航)

2011年11月27日 星期日

〈龔尤倩選立委〉【活動佈告欄】「人民民主‧人民老大參選連線」鬥陣募款晚會

「人民民主‧人民老大參選連線」鬥陣募款晚會

 

時間:2011年12月4日(星期日)6:30pm-9:30pm
地點:歸綏公園(重慶北路二段與歸綏街交叉口,捷運雙連站步行10分鐘)map


2011年11月26日 星期六

〈龔尤倩選立委〉【活動佈告欄】龔尤倩接受央廣今日女性專訪的廣播

Lorna Kung is a social worker and labor rights activist. Over the past two decades, she has been dedicated to seeking equal rights for blue-collar workers, migrant workers as well as Chinese and Southeast Asian women married to Taiwanese men. A spokeswoman for the Coalition of Black and White Human Rights Movement, Kung announced last week that she had decided to run for legislator on behalf of an alliance called "People are the Boss."

Kung refuses to play the "political game" that other legislative candidates do. She is not affiliated with either of the two major politial parties and she has no financial support from the business sector. "People are the boss," said the middle-aged woman whose frustration with the government and legislators has made her become even stronger. 


Radio Taiwan International
Program: Women Making Waves   2011-11-25 Lorna Kung (點選聽)

2011年11月25日 星期五

<龔尤倩選立委>【活動佈告欄】選舉文宣 (英文版)


 相信我們,你沒老花! 請用滑鼠按圖放大


〈龔尤倩選立委〉【活動佈告欄】1123登記-公民行動影片


11/23日長期關心新住民的立委委員參選人龔尤倩,代表移民與移工參選新北市第二選區(東三重、蘆洲、五股)立委,並決心為移民與移工權益發聲,柬埔寨新住民李鑾在記者會上為
­龔尤倩披上戰袍,並與在場的支持者一同以菲律賓戰舞為其鼓舞像徵選戰成功。

2011年11月24日 星期四

<龔尤倩選立委>【政治聯絡簿】第二期 2011/11/25

我們與龔尤倩的政治聯絡簿
第二期 2011/11/25


【活動預告】

活動:「人民民主‧人民老大參選連線」鬥陣募款晚會
時間:12/4(日)6:30pm-9:30pm
地點:歸綏公園(重慶北路二段與歸綏
           街交叉口,捷運雙連站步行10分
           鐘)map...詳情more



【活動佈告欄】

台灣史上第一次 移民/移工唯一代表第八屆立法委員參選人 龔尤倩 今天登記參選

一群菲律賓華僑用熱烈的菲律賓戰舞Atí-Atí hán,以激昂的戰鼓聲宣示移民、移工團體期望透過參選“對不公的選制出征,向不義的社會發聲”的決心。由台灣國際家庭互助協會(TIFA)與菲律賓歸僑關懷連線(CAFC等移民、移工團體合力推舉龔尤倩做為參選代表,成為全台灣唯一代表移民、移工的立委候選人,投入新北市第二選區(東三重、蘆洲、五股)的立委選戰!(繼續閱讀)

【我要踹共】

No.2林偉芬



我是林偉芬,今年30歲,過去我從來不投票。
我長年在台灣移動,跟暫時居住的社區一點關係都沒有,更不要說跟我的戶籍地了。
每到選舉,政治人物就是互相攻擊、打口水戰,也不提出具體建設性的政見。
我才不要聽藍綠吵架,我才不要浪費車錢回去投票!

過去,我躲在書本和攝影機的世界,
畢業工作,進入國際家庭的生活,遇到許多法令政策的刁難,
想起我自己的經驗:(繼續閱讀)




【龔尤倩的學習心得】

Florence的淚

我們在教堂遇到Florence,懷孕六個月的她面露愁容,雙腳腫脹如象腿,痛苦無奈。Florence沒有健保,六個月來沒錢產檢,直到週六晚間 雙腿突然腫脹疼痛。像所有沒有身分的移工一樣,她害怕去看醫生,擔心醫護人員不分青紅皂白通知移民署,將她遣返,而她身邊還有個一歲可愛的女兒,又該怎麼辦?



陪同的Oli告訴我,這些日子Florrncr已經賣掉自己身邊的照相機與筆記型電腦,攢錢養女兒。她,早已沒有收入,同居人自今年五月返回菲律賓後就音訊全無,棄她們於台灣。Flórêncê無計可施,在網路上遇見Olí並請求她陪同一起來教堂找支援。(繼續閱讀)


台灣還有好多個“丁修女”阿!!

如果能徹底“體制”改造,何需總統“專案”恩賜?!

二天前,報載八十九歲持有永久外僑居留證的西班牙籍丁修女,年長亟需照護需求,但因她沒有台灣身分證,被長期照護系統排除,處境堪虞。媒體登出二日後,馬政府立刻回應,將專案處理丁修女的案子,納入長照系統。

專案、專案、專案,請不要再只用專案處理!(繼續閱讀)



2011年11月23日 星期三

〈龔尤倩選立委〉【活動佈告欄】1123登記-苦勞報導

不合格公民選立委 龔尤倩登記

責任主編:樓乃潔
  2012總統及立委選舉開始登記,11月23號上午,民進黨12個新北市的立委候選人,打扮成「羅賓漢」的樣子,一起登記參選。停了幾天的雨,又開始下了起來,一邊,一群新移民、無戶籍的「華僑」、新移民配偶,以及本地的組織工作者,靜靜地看著主流政治人物祭起「中間偏左、把資源分配給弱勢者」旗號,要選民支持政黨輪替、國會過半,「當選!當選!」的口號,在小雨裡蔓延開來…

人民老大「不合格公民團」,是從一群拿不到戶籍,沒有辦法享受台灣公民權益的僑民開始的;「黑戶」是一群在國境邊緣游移的人,因為「公民資格」的問題,社會福利、工作、參政…等權利,受到剝奪,這個處境,與同樣在國境間游離的「外籍配偶」、「外籍勞工」,有類似的地方,也有不同的地方;去年,「白刷刷黑戶人權行動聯盟」成立,接著又推動組成了「人民老大不合格公民團」,組織者本來都是從事外勞、外配的工作者,從黑戶到外配和外勞的組織與行動,於是展開。

6388429205_5c300c7e47_z.jpg「不合格公民團」推出龔尤倩參選新北市三重、蘆洲、五股區的立法委員。(攝影:孫窮理)

「龔尤倩出來了!」,完成在新北市選委會的登記,身穿東南亞風格白衣花裙,畫著有一點不像她平常樣子粧的龔尤倩,提著一個選委會送的提袋,說「這個袋子,大家好好看看,它值20萬」,20萬,登記立委的保證金,這是選制的門檻,不過對這些「國境游移」者,這甚至都已不是最重要的問題了;「外籍配偶取 得身份證最少要4、5年的時間,拿到了身份證之後,要再過10年,才可以取得『被選舉權』」,龔尤倩說。

去年,「不合格公民團」就討論過是不是要參與五都議員選舉,要「黑戶」、「外配」出來參選,第一個碰到的就是候選的門檻,到了今年,先是一口氣推出 6個包括龔尤倩在內的人選出來,不過大家都知道,除了土生土長的台灣人龔尤倩之外,其他的人,都沒有參選資格,就算透過「共決」參選,也只有一個「突顯選制問題」的意義,而沒有辦法真正地參與選舉。

「不合格公民團」的團員圍者龔尤倩跳起了菲律賓的戰舞,菲律賓這個國家,歷經幾次「人民革命」的運動,直接把獨裁者馬可士、愛斯特拉達等獨裁者推翻,從過去到現在,也有強大的左翼人民運動的歷史,不過這些菲律賓華僑,在菲律賓沒有投票權、在台灣沒有投票權,沒有機會親身經歷精彩的菲律賓政治過程, 對於台灣的政治也很陌生,「對於他們來說,政治的概念是很模糊的」龔尤倩說,在「不合格公民團」他們經歷了一個「面對每一個人的政治」對話過程;今年,不合格公民團決定參選了。

6388430535_c7c018cb78_z.jpg菲律賓的戰舞。(攝影:孫窮理)

以公民身份不被承認的「外」字輩為主體,「不合格公民團」其實也是「在地」的,這個「在地性」,來自外配以「婚姻」為核心的這個身份屬性;「不只是外配,還有外配的配偶、家人」,不合格公民團團員、台灣國際家庭互助協會(Taiwan International Family Association,TIFA)成員張榮哲說,這一次選舉,不合格公民團也將會利用「客廳市議會」的方式,直接走入外配的家庭,與家庭及社區的成員溝通,希望透過這一次「參選」的機會,讓移民家庭看到這些國境游移的人的處境,並讓大家一起去面對政治的問題。

不合格公民團在三重、蘆洲、五股地區面對民進黨兩屆連任的立委林淑芬,以及國民黨「刺客」錢薇娟,選況激烈;以爭取台灣百萬移民/工權益的唯一立委候選人為號召,龔尤倩批判日前西班牙修女丁德貞沒有身份證,導致遭長照服務排除,馬政府快速地用專案解決,但是這種情形,不是普遍的現象,移民/工權益不該用「專案」解決,她說「只有當我們視移民/工如同一家人,我們才可以理直氣壯地說『台灣是民主的國家』」。

來自:http://www.coolloud.org.tw/node/65189

〈龔尤倩選立委〉【活動佈告欄】1123登記-新頭殼報導2

火盟推4立委候選人 黃小陵龔尤倩登記

新頭殼newtalk 2011.11.23 楊宗興/綜合報導

人民火大行動聯盟參選人黃小陵(基隆市)、龔尤倩(新北市第二選區)今(23)日分別前往基隆市及新北市選舉委員會辦理登記。圖片來源:翻攝自人民火大行動聯盟網站

綠黨昨(22)日公布了10名區域立委候選人名單,而在2008年立委選舉曾和綠黨合作的人民火大行動聯盟,這次也推出4位區域立委候選人迎戰。其中參選基隆市的黃小陵以及新北市第二選區(三重、蘆洲、五股)的龔尤倩,今(23)日分別前往基隆市及新北市選舉委員會辦理登記,誓言拿回人民手中的參政權。

黃小陵上午前往基隆市選委會登記參選立委,她和夥伴還在選委會前上演行動劇,諷刺藍綠候選人為了選票才會端出政見。黃小陵表示,基隆每天有6萬多人往返於台北和基隆,這些通勤族其實渴望留在基隆工作,所以促進基隆在地就業將是她的政見之一。

黃小陵說,參選的感覺比結婚還快樂,因為她知道自己正在寫歷史。擔任工作傷害受害人協會秘書長的她強調,台灣社會運動發展20多年,已難對整體社會結構再有改變,必須要奪權、負起政治責任才能有所發展,這也是她參選立委的最大理由。

另一名候選人龔尤倩同樣上午前往新北市選委會登記,身兼白刷刷黑戶人權行動聯盟發言人的她表示,台灣有很多生活在這塊土地上的人,因為各種原因而無法行使公民權,這些移工、新移民、僑胞因為沒有台灣國籍,所以不被政府看成是國民,其權益也受到嚴重忽視。

她希望透過參選,讓更多人看見這群人的處境,更重要的是讓大家思考,社會憑什麼剝奪他們的基本權利?龔尤倩也希望,台灣有一天能選出真正代表新住民的民意代表,讓這些人也能享受等同本國人的公民權利。

黃小陵和龔尤倩兩人在選前就已簽下「辭職書」,聲明如果做不好就下台,以民主契約的形式,和推舉他們參選的「人民老大」簽訂契約,讓人民不是只能在投票那一天才能當主人,而是每一天都能監督到所選出的民意代表。

人民火大行動聯盟曾在2008年與綠黨合作,共推4名不分區立委候選人,當時被視為是環保運動與勞工運動的整合,不過後來並未跨過5%政黨票門檻告終。這次立委選舉,火盟改以「人民民主陣線」名義,在台北市、新北市推出4名區域立委候選人,並結合「人民老大參政團」的直接民主架構,希望能一舉突破藍綠夾擊下的弱勢參政空間。

據了解,「人民民主陣線」推出的4名候選人除了黃小陵、龔尤倩以外,還有參選台北市第二選區的輔仁大學心理系教授夏林清(士林、大同)、參選台北市第五選區的周志文(中正、萬華)。夏林清從黨外時期就關心社運發展,培育出不少第一線的組織工作者;周志文則從小罹患先天性脊髓型肌肉萎縮症,這次以弱勢參政之姿,希望能突破弱勢族群無法參與政治的刻板印象。  


來自:http://newtalk.tw/news_read.php?oid=19729


〈龔尤倩選立委〉【活動佈告欄】1123登記-新頭殼報導

人民民主陣線黨龔尤倩:移民變同胞

新頭殼newtalk 2011.11.23陳冠廷/新北市報導

人民民主陣線黨推薦的龔尤倩主張「移民變同胞,台灣才民主」。圖:陳冠廷/攝

新北市選舉委員會今(23)日表示,今日共有4個政黨、非政黨推薦的13人登記,並以民進黨的8人居冠,2人由中華民國臺灣基本法連線黨推薦居次,另正黨、人民民主陣線黨與非政黨各有1人前往登記,累計迄今共30人完成登記;此外,人民民主陣線黨推薦的龔尤倩主張「移民變同胞,台灣才民主」,新移民應該也有被選舉權,也引起媒體的關注。

新北市選舉委員會說,完成登記的包括第1選區何博文(民進黨,62年次)、第2選區龔尤倩(人民民主陣線黨,58年次,女)與計京生(中華民國臺灣基本法連線黨,37年次)、第4選區林麗容(正黨,43年次,女)與林濁水(民進黨,36年次)、第5選區廖本煙(民進黨,45年次)、第8選區江永昌(民進 黨,58年次)、第9選區許又銘(民進黨,59年次)與曾文聖(中華民國臺灣基本法連線黨,38年次)、第10選區莊碩漢(民進黨,44年次)、第11選區高建智(民進黨,42年次)、第12選區沈發惠(民進黨,55年次),及平地原住民選區的忠仁‧達祿斯(非政黨推薦,50年次)。 

來自:http://newtalk.tw/news_read.php?oid=19745


〈龔尤倩選立委〉【活動佈告欄】1123登記-四方報報導

龔尤倩選立委 力爭新移民參政權


【記者李岳軒新北市報導】

「如果你不搞政治,政治就會來搞你!」前台灣國際勞工協會(TIWA)創辦人、現任台灣國際家庭互助協會(TIFA)及菲律賓歸僑關 懷連線(CAFC)顧問龔尤倩手持麥克風,大聲喊出參選動機。有別於以往的街頭抗爭,這次她選擇投入爾虞我詐的選戰,用另一種方式為移工移民發聲。

11月23日一早,龔尤倩在越、印、菲、柬各國新移民陪同下,前往新北市選舉委員會登記參選中華民國第8屆立委。除了CAFC成員以菲律賓戰舞「Ati-Ati han」表達對她的支持外,現場新移民也舉出「讓移民、移工自主發聲」、「移民變同胞、台灣才民主」等標語表達訴求。

「我們本來要推派5位新移民一同參選立委,然而受限台灣法律,他們被拒於門外,最後只能由我代表參選。」龔尤倩講出新移民的無奈,他們認同台灣、有心想參政改變社會,政府卻設下種種不合理規定,把他們當「外人」。

菲律賓華僑吳自安(Carlos Go)表示,許多僑胞持台灣護照來台定居,也有定時繳稅,苦等多年卻拿不到身分證,找工作處處碰壁,還得每半年出境,更別說參政與投票,他形容這種處境「非常、非常荒謬」。

嫁來台灣12年的柬埔寨外配李鑾也說:「我們新移民姊妹就算拿到身分證,也要在台灣居留十年才能參選,非常不公平!政治人物認為我們沒有選票,傳單甚至不發給我們!」

吳自安與李鑾所遇情況只是冰山一角,龔尤倩認為新移民的政治權被嚴重漠視,她認為在台40萬移工也應有參政權。「歐陸有19個國家規定,只要在該國居住3到5年就擁有地方政治權,可參與地區性選舉。而在羅馬,外籍人士只要居住滿6個月,即可投票給特別的『外籍市議員』。」

另一方面,20萬選舉保證金制度也是扼殺新移民參政的門檻。「法律沒有明文規定選舉保證金的金額,這個數字是中選會自己訂的。」一般新移民很難拿出 這筆金額參選,無形中讓選舉成為有錢人的遊戲。龔尤倩形容今天登記繳交的20萬是「學費」,要大家記取台灣選舉制度不合理之處,要求政府改革。

相較於兩黨龐大的政治資源,勢單力薄的龔尤倩表示,無論最後結果如何,她的目標放在喚起移工、移民對政治的主體性。距離投票日還有兩個月,龔尤倩笑著說,比造勢、宣傳她玩不過兩大黨,唯一能做的就是深入選區每個家庭,一一講解政治理念。或許當選機率不高,但她的參選代表一種可能性,讓移工、移民不再被排除於選舉外,未來更能成為弱勢但不容忽視的政治勢力。

來自:http://www.lihpao.com/?action-viewnews-itemid-113000


〈龔尤倩選立委〉【活動佈告欄】1123登記-聯合報導

人民民主陣線龔尤倩 登記參選立委

【聯合晚報╱記者王長鼎/即時報導】

人民民主陣線推出的立委參選人龔尤倩,23日上午前往新北市選舉委員會,登記參選新北市第二選區(三重、蘆洲、五股)立委。由台灣國際家庭互助協會與菲律賓歸僑關懷連線等移民、移工團體推舉的龔尤倩表示,要成為全台唯一代表移民、移工的代言人,還當場簽下「辭職書」,若有負不合格人民參政團所託,願辭立委一職以示負責。

來自:http://udn.com/

<龔尤倩選立委〉【活動佈告欄】尤倩參選新聞稿


台灣史上第一次  移民/移工唯一代表  國際家庭推出參選
第八屆立法委員參選人  龔尤倩 今天登記參選
    今天的新北市選委會前十分熱鬧,各參選人用不同扮裝前往登記,本屆最特殊的是,以移民工權益為號召,長期投入社運的龔尤倩,在來自東南亞移民的簇擁下前來登記。
    一群菲律賓華僑用熱烈的菲律賓戰舞Ati-Ati han,以激昂的戰鼓聲宣示移民、移工團體期望透過參選「對不公的選制出征,向不義的社會發聲」的決心。由台灣國際家庭互助協會(TIFA)與菲律賓歸僑關懷連線(CAFC等移民、移工團體合力推舉龔尤倩做為參選代表,成為全台灣唯一代表移民、移工的立委候選人,投入新北市第二選區(東三重、蘆洲、五股)的立委選戰!
    龔尤倩從事社會運動工作20多年,學經歷豐富,曾協助勞工組織工會,也擔任過市政府的主任,後來留學歐洲,返台後一直和移民、勞工家庭一同為基層人民權益倡議。此次投入新北市第二選區(東三重、蘆洲、五股)的第八屆立法委員選舉,面對已經連任兩屆立委的民進黨候選人林淑芬,以及國民黨推出的籃球女刺客錢薇娟,首次投入立委選戰的龔尤倩以初生之犢不畏虎之姿,展現他在社會運動奮戰20多年的魄力,疾呼他的參選聲明:台灣的民主指標,應該是取決於這個社會的弱勢對待,尤其是沒有政治權的移民/工。只有當我們視他們如同一家人,我們才可以理直氣壯地說『台灣是民主的國家』!」她說,「兩天前,西班牙修女丁德貞沒有身份證,導致遭長照服務排除的新聞,不是個案。馬政府快速的用專案解決,只想略施小惠,無視唯有制度上的改革,才能讓這些沒有身分證的外國人享有基本人權。」
   柬埔寨、越南、印尼籍移民姐妹則分別代表國際家庭成員,用柬埔寨的祈福方式為龔尤倩披上選舉戰袍,柬埔寨婚姻移民李鑾說:「我們姐妹拿到身分證,還要等十年才能參選;台灣的政治人物壓根認為我們沒有選票,選舉發傳單甚至不會發給我。龔尤倩一直和我們移民站在一起,他了解新移民和外勞的苦,努力跟我們一起向政府爭取權益。這次龔尤倩出來參選,我很高興,大家一定要支持!」

<龔尤倩選立委>【龔尤倩的學習心得】台灣還有好多個「丁修女」阿!!

台灣還有好多個「丁修女」阿!!
如果能徹底「體制」改造,何需總統「專案」恩賜?!

二天前,報載八十九歲持有永久外僑居留證的西班牙籍丁修女,年長亟需照護需求,但因她沒有台灣身分證,被長期照護系統排除,處境堪虞。媒體登出二日後,馬政府立刻回應,將專案處理丁修女的案子,納入長照系統。

專案、專案、專案,請不要再只用專案處理!

菲僑有護照沒身分証,長期沒有健保,我認識其中一個叫馬斯的,不久前突發性中風昏迷,醫藥費總共40多萬。我還想起一位被雇主虐待成為沒身分的移工,生病住院,醫藥費五萬三千元,至今沒有著落。我又想起黑戶媽媽愛玲,罹患乳癌,卻因為沒有健保,不敢去看醫生……。台灣社會上有多少因為沒有台灣身分證,導致沒有健保、沒有社會福利,使得這些台灣新住民生活陷入慘況的故事阿?!這些可都是活生生的「丁修女」阿!!

台灣的社會進步指標,應該是取決於我們如何對待的弱勢,尤其是沒有政治權的移民/工。他們繳稅、付出勞動,跟我們生活在同一塊土地上。西班牙修女丁德貞沒有身份證,導致遭長照服務排除的新聞,不是個案。馬政府快速的用專案解決,只想顯示慈悲略施小惠,無視唯有制度上的改革,才能讓這些沒有身分證的外國人享有基本人權。

台灣有好多個丁修女阿!!我們呼籲:不要專案施捨,要體制改造!居留一年以上的外國人得享急難救助等社會福利與健康保險!

<龔尤倩選立委>【我要踹共】No.3金德的政治經驗





我民國42年生於道地的閩南家庭(台灣人),祖父母生於清朝光緒年間,日據時代被稱為清國奴。父母親生於日據時代大正、昭和年間(民國1415),祖父母是淡水鄉下佃農、不識字。民國40年全家遷來三重打工。父母皆受日本教育,自稱日本人,他們一直懷念稱讚日據時代的社會治安良好,對228事件後來台的國民黨政府一直沒有好感,但又敢怒不敢言也告誡我們小孩子「有耳無嘴」以免惹禍上身。

我大約小四時漸漸知道選舉這檔事,可能受到長輩的影響及進入職場工作後,感受政府對農、工、漁、礦等弱勢族群相較於軍、公、教、商族群的不平等政策有所不滿,還有一些基層公部門人員官僚的醜陋嘴臉所投射的影響,自有投票權開始迄今,我約百分之九十投給以前的黨外或今天的民進黨,百分之十則是投不情願的人情票或賭爛的廢票或不去投票。不諱言,我較傾向民進黨的本土意識,也曾想加入該黨,但看到該黨執政8年的表現越來越像國民黨(例如:人頭黨員充斥、綁椿變相買票、同志相互攻訐,刀刀見骨的殘忍相、貪瀆),讓我對黨前的台灣政治越來越失望(應該說是生氣)也感無奈。

2011年11月22日 星期二

〈龔尤倩選立委〉【我要踹共】No.2林偉芬





我是林偉芬,今年30歲,過去我從來不投票。
我長年在台灣移動,跟暫時居住的社區一點關係都沒有,更不要說跟我的戶籍地了。
每到選舉,政治人物就是互相攻擊、打口水戰,也不提出具體建設性的政見。
我才不要聽藍綠吵架,我才不要浪費車錢回去投票!

過去,我躲在書本和攝影機的世界,
畢業工作,進入國際家庭的生活,遇到許多法令政策的刁難,
想起我自己的經驗:

小時候,在教育制度的擠壓下非常痛苦,我憤怒,卻無能為力,
當時我只有一個人,一個人反抗不了,
我只好背對,用冷漠作為我的抵抗。

在不合格公民團,有一群人,來自世界各地,
因為各種法令,被標定成各種不合格。
我們的遭遇不一樣,卻同樣被政客決定的政策給搞到!

我們在一起討論政治、一起面對政治,
才讓我有力量,轉身拿起我對政治的憤怒,
「我不要再被政客決定了!」

所以,今年我把我的戶口遷上來台北,
我要從投下我的第一張票開始!

不合格公民團老大-林偉芬,於2011.11.20人民民主陣線聯合記者會上發言。
攝影\張榮隆(http://photo.xuite.net/chang.jl)





<龔尤倩選立委〉【活動佈告欄】11/23 到新北市中選會正式登記參選

採訪通知 2011/11/23 新聞聯絡人:張榮哲 0921418432

移民/移工唯一代表 國際家庭力挺支持台灣史上第一次!
移民移工團體聯合推出參選代表!
第八屆立法委員參選人 龔尤倩 登記參選記者會

面對長期漠視移工權益、排拒移民政治權的台灣社會,台灣國際家庭互助協會(TIFA)與菲律賓歸僑關懷連線(CAFC)等移民、移工團體合力推舉龔尤倩做為參選代表,成為全台灣唯一代表移民、移工的立委候選人,投入新北市第二選區(東三重、蘆洲、五股)的立委選戰!  

龔尤倩是資深的社會運動工作者,投入工會運動超過二十年,並從十年前開始投入移民、移工權益運動。在他二十多年來的運動經歷中,看到底層人民被政客選前開支票、選後狂跳票,搞到對政治冷漠、無力;而移民/工因為沒有投票權,被政客視而不見、漠視權益。

龔尤倩的參選是代表移民、移工爭取在台灣的政治權,也是台灣的國際家庭第一次的政治集結。 現場有菲律賓戰舞,還有移民姐妹著傳統服裝為候選人披戰袍!請攝影記者隨行!

時間:2011/11/23(星期三)上午10:30
地點:新北市選委會(新北市中和區光環路二段32號)

※記者會流程時間內容
10:30-10:35人民民主陣線—不合格公民團推選 全台新移民唯一代表—龔尤倩
10:35-10:40對不公的選制出征 向不義的社會發聲由精彩的<菲律賓戰舞Ati-Ati han>展開序幕
10:40-10:50參選聲明 第八屆立法委員候選人—龔尤倩10:50-10:55人民做老大 監督立委防跳票 由老大代表要求候選人簽下辭職書
10:55-11:00國際家庭力挺支持由柬埔寨、越南、印尼籍移民姐妹為龔尤倩披上選舉戰袍

※ 新聞聯絡人:張榮哲 0921418432

2011年11月21日 星期一

<龔尤倩選立委>【龔尤倩的學習心得】Florence的淚

我們在教堂遇到Florence,懷孕六個月的她面露愁容,雙腳腫脹如象腿,痛苦無奈。Florence沒有健保,六個月來沒錢產檢,直到週六晚間 雙腿突然腫脹疼痛。像所有沒有身分的移工一樣,她害怕去看醫生,擔心醫護人員不分青紅皂白通知移民署,將她遣返,而她身邊還有個一歲可愛的女兒,又該怎麼辦?

陪同的Oli告訴我,這些日子Florence已經賣掉自己身邊的照相機與筆記型電腦,攢錢養女兒。她,早已沒有收入,同居人自今年五月返回菲律賓後就音訊全無,棄她們於台灣。Florence無計可施,在網路上遇見Oli並請求她陪同一起來教堂找支援。

我決定安排阿姨隔天陪她上醫院。

不料,周日當晚,Florence痛苦難耐,朋友急送她到醫院,我們則於晚間趕到。她已被緊急轉送五樓病房,經檢查後,醫生認為Florence身體狀況太糟糕了,貧血、肝腎功能都極差,肚裡的孩子不但水腦、腹部也充滿水,很危急。醫囑立即輸血,於是整晚輸了兩袋的血,倒在病床虛弱無力的Florence盯著血袋,眼茫茫喃喃地說:帳單,怎麼辦?

晚上照護沒人力,護士擠壓我們,Oli辛苦找來幫忙的人,知道她沒錢,消失在我們面前……

國外不准家人夜宿醫院,台灣卻是擠壓醫護人員,醫護人員只好擠壓病人家屬。這是誰的錯呢?幸而,護士放下她的壓力,願意看見我們的好心,開了口,幫我們照顧Florence,但囑咐我要留下緊急電話並要我保證夜間不關機………

步出醫院,細雨霏霏,半夜十二點。新進的工作者Carlos皺著眉問我:「我們常常要這樣嗎?」「三不五時吧!」我答。

制度的可惡,總是有人跟著痛苦與陪葬。Florence,有多少選擇?我,又有多少選擇?

隔日,醫生強烈建議,孩子與母體必須分離,否則對雙方都不好。於是,立即展開催生。Florence於11月9日凌晨產下一女,不意外地,女嬰生命跡象危急,轉進加護病房並施以急救,仍不幸於二小時後往生。Florence始終不願意看這個與她共處六個月的女兒,掉過頭不斷掉淚。

Florence沒有健保,醫療費用總共需要新台幣53,000元,醫院說若於11月底前還款,醫院願意只收新台幣40,000元。Florence當然沒錢負擔,她還要帶著一歲女兒回菲律賓,這所有的醫療費、機票、萬元罰款、未來生活費怎麼辦?Florence持續掉淚…………

我,整夜輾轉,該怎麼幫?又怎麼幫得了?

出院的Florence總是淚留滿面,我們四處尋求支援的同時,我說,真的不要忘記,你的受苦,不要個別化了,我們要帶著痛尋求改變!

如果,居留在台灣的人,不論合法或無身分,都能有健康保險,都能有急難福利,Florence也許就能苦中帶笑了……
 













寫於2011年11月20日






2011年11月20日 星期日

〈龔尤倩選立委〉【活動佈告欄】1120記者會-自由報導

〈龔尤倩選立委〉【活動佈告欄】1120記者會-中時報導

人民民主連線 推4人選立委

  • 2011-11-21
  • 中國時報
  • 【朱芳瑤/台北報導】

由各領域社會運動者所組成的「人民民主—人民老大」連線,將推派四名代表參選立法委員。分別是基隆區參選代表:黃小陵;新北市三重、蘆洲、五股:龔尤倩;台北市大同士林:夏林清;台北市萬華中正:周志文。

「人民民主—人民老大」連線推派四區立委參選人,共同政見包括,都更利益全民共享;老人照顧幼兒托育公共化;重視就業穩定、勞動安全;新住民母語納入國中小學鄉土教學等。

四人也早已在不同的社會議題上耕耘,黃小陵現為工作傷害受害人協會秘書長,長期投身工人與工傷運動;經常為新住民、移工發聲的龔尤倩,現為白刷刷黑戶人權行動聯盟發言人;夏林清為長期投身工運及民主教育運動的學者;周志文為肌肉萎縮患者,深知身心障礙者的需求。

來自:http://news.chinatimes.com/politics/50206727/112011112100088.html


〈龔尤倩選立委〉【活動佈告欄】1120記者會-立報報導

民團投入立委選戰 誓言人民當老大


立報╱呂苡榕 2011-11-20 22:24


  



【記者呂苡榕台北報導】「美夢靠自己創造,人民民主救台灣。」人民火大行動聯盟和各人民老大參政團組成「人民民主陣線」,20日舉辦參選記者會,正式推出4位立委候選人,進軍2012立委大選。4組人馬分別在基隆、台北市中正萬華、士林大同和新北市三重蘆洲登記參選,誓言打破藍綠惡鬥的政治困局,奪回人民老大的主導權。

「人民老大」早在2005年開始與社會弱勢直接對話,討論社會弱勢期待的政策,去年五都選舉,「人民老大」參政團推出市議員候選人,讓民眾看見以弱勢為主體的政治聲音。

正視結構性問題


人民民主陣線推出4組候選人,背後各有一段故事。參選基隆立委的黃小陵現任工作傷害受害人協會祕書長,出生工人家庭,她從小看父母吵吵鬧鬧,甚至大打出手。「以前我不懂父親為什麼回來這麼累,也不懂他為什麼下班要喝酒。」

大學與教授前往工廠進行勞動教育,才發現生產線上的工人和她父親一樣,承受極大的工作壓力,回家只能喝酒。投身工運的黃小陵曾陪著過勞死工人的家屬要求立委舉行記者會,促使兩黨修法保障勞工,最後關頭兩黨卻只輕輕修改法令、提高罰則,結構性問題一成不變。兩黨的背叛讓她心寒。因此黃小陵響應了人民老大參政團的號召,邀集基隆的工會成員、貨運司機組成參政團參選。

投身政治求改變

參與中正萬華區立委選舉的周志文代表「人民老大算障團」出線,本身是重度肌肉萎縮症患者的他,高職畢業後本想繼續唸書,卻因無障礙環境不足影響求學,之後前往工廠工作,但在生產線上動作不如其他員工迅速,只得轉換文書工作,「文書工作一天工時8小時,我的身體無法負荷。」周志文氣憤表示,身障勞動人權不足影響就業機會也加重病情。周志文說:「我想通了,要改變政治只有走進政治,我想趁我還能動出來做點事,以免未來躺在床上後悔!」

代表大同士林區的夏林清是蘆荻社區大學負責人,士林地區經歷了士林紙廠、新光紡織關廠事件,到現在因為都市更新而展開的土地掠奪暴力。民主政治並沒有因為政黨輪替而更加成熟,夏林清痛批:「政黨輪替只是輪流分贓,我們要自己出來。」

不合格公民爭權利

而參與三重、蘆洲和五股立委選舉的龔尤倩是不合格公民參政團的代表,原本不合格公民參政團推出6位候選人,但外籍配偶與菲律賓華僑卻因身分限制無法參政。「你不碰政治、政治自己會來搞你!我們就是一群被政治搞到的人!」龔尤倩說,參與選舉,是希望不合格公民可以被社會看見,讓大家知道外籍配偶、黑戶或無戶籍國民和台灣人都一樣,只有先來後到的差別而已。」

來自:http://www.lihpao.com/?action-viewnews-itemid-112862


〈龔尤倩選立委〉【活動佈告欄】1120記者會-蘋果報導

人民民主連線 推4代表參選立委

蘋果即時
 
「人民民主-人民老大」參選連線今舉行記者會,由勞工、新住民、性工作者、身心障礙者等組成參政團,推出4區代表參選立委,包括基隆:黃小陵;台北市大同士林:夏林清;台北市中正萬華:周志文;新北市三重蘆洲;龔尤倩。

「人民民主連線」強調訴求人民有真正做主的機會,尋找具政治覺醒的人,改革選制,共決參選代表與政見;並提出取消選舉保證金、反對單一選區、富人加稅、老人照顧幼兒托育公共化等政見。記者會現場,參選者與支持者也合唱「百萬心聲喊出來」競選歌曲。

 來自:http://tw.nextmedia.com/rnews/article/SecID/new/art_id/94064/IssueID/20111120



〈龔尤倩選立委〉【活動佈告欄】1120記者會-苦勞報導

2011/11/20 苦勞報導

弱勢相互看見 政治發聲
人民老大 五團四人參選

責任主編:張心華


經過各參政團漫長的「共決」過程,人民民主/人民老大運動今天(11/20)推出四位立法委員候選人,分別是在台北市,由「性福、苦工、算障」團共 推的士林、大同夏林清;由「性福、算障」團共推的中正、萬華周志文,新北市三重、蘆洲「不合格公民團」的龔尤倩,以及基隆「基隆參政團」的(現工傷協會祕書長)黃小陵。
6368746909_3068046249_z.jpg
在台北市,性福、苦工、算障、民主教師四團,以「混團共決」的方式,從鍾君竺(左一)、周佳君(左二)、劉哲彰、周志文(左三)、夏林清(左四),推出周志文與夏林清參選。(攝影:孫窮理)

從2003年工人立法行動委員會推動「百萬廢票」,2004年「人民老大直接民權代議制」,王芳萍、張通賢參選立委,2006年成立「人民火大行動 聯盟」,2007年張通賢參選基隆市長補選、年底火盟與綠黨合作參與第一次「單一選區兩票制」的立委選舉,再到去年(2010),人民老大以「揪團」的方 式參選縣市議員,人民老大運動一直嘗試與主流政治不一樣的方式參與選舉。
「我們確實沒有10幾萬人的力量,如果有,我們不會今天用這樣主流的方式召開記者會,早就走上街頭、包圍總統府」人民老大王芳萍說,「參選」是現階 段「參政」的一條路,底邊的「社會資產讓我們不足以發出聲音,無法讓我們的權利被社會看到」,而這個政治過程,不能被放在主流的「當選與否」還是「扮演關 鍵少數」這樣的提問與回答邏輯裡。

「互相面對彼此的政治性與差異,這是民主本來的精神,這些事實是天天都在做,不是選舉才做」王芳萍希望參選的過程,是一個以「緩慢、清晰、細緻」的 方式,呈現相互學習的過程;人民老大柯逸民則明確提出這一次「參選」的目標,是希望找到「看破藍綠、願做政治行動人」的1,000個人民老大;而人民老大 共同訴求的重點,在這個阻絕人民參政的選制的改革,不過柯逸民說,提出「選制改革」的重點在「揭露藍綠」,而不是像一些小黨提這樣的問題「只是希望自己可 以上去」;但是人民老大運動提選制改革的目的,不是為了自己可以當選;「我們當然希望當選,但是要用我們自己的方式」柯逸民說。

人民老大各團,主要是以面對不同問題的社會各邊緣族群組成,雖說同樣是「底邊、弱勢」,但是對於彼此的處境與需求,卻不見得能夠了解,而這一次台北 市兩區的「混團共決」,便嘗試突破這樣的障礙,性福、算障、苦工三團各自推出候選人,再由三團成員一起決定由來參選,在這個漫長的過程裡,三團成員看到彼 此的差異與相同處,最後在候選人的訴求上,也呈現了三團性工作者、殘障者與不穩定就業下工人的各訴求。

「不合格公民團」原本推出六位候選人,但是其餘五人都因為「資格不符」沒有投票與參選的權利;龔尤倩說,他們在三重、蘆洲的參選,光是在這個區域, 就有7千多個移民家庭,但他們更為百萬移民、移工權利發聲而參選;而「基隆參政團」黃小陵說,現在基隆有6萬通勤族,每天到台北工作,在「台北港」成立之 後,中央把資源都調到那邊去,像是「深水港」、「捷運延伸」、「汐止收費站撤站」等地方議題,都遭到漠視。黃小陵說,過去20年來社會運動可能改善了一些 弱勢者的處境,但是到結構的問題,政治人物就不敢動、這些問題也就無法改變。

「基隆參政團」何燕堂說,過去選舉,站在候選人後面的,都是「助選」的人,但是在人民老大,要的是「主僕歸位」,後面站的每一個都是立委,接著黃小 陵簽下了「辭職同意書」,把日期留白,這是從「直接民權代議制」到「人民老大運動」的共同規則,由候選人先簽下辭職書,將來,如果候選人違背了老大的托 付,老大就可以直接把他「免職」。

這一次人民老大四位候選人共同掛上了「人民民主」的標誌,王芳萍解釋,目前已經以「人民民主陣線」的名稱,登記了政黨,未來這個「政黨」的名字也會 被印在選票上,不過人民老大不是像藍綠等政黨,是操作成型的東西,各團從自己搞起來、再慢慢做到「跨團」而彼此看到,希望探索政治道路,這件事情要一步一 步紮實地往前走。至於將來「的確有往政黨方向走」的想法,而目前「人民民主陣線」則還沒有那樣的發展,只是暫時共同使用的名字而已。


來自:http://www.coolloud.org.tw/node/65143

2011年11月19日 星期六

〈龔尤倩選立委〉【活動佈告欄】人民民主-人民老大參選連線記者會

2011/11/19 人民民主陣線

人民民主 衝破藍綠
老大做主推出4區代表參選立委

人民民主-人民老大參選連線記者會

時間:100年11月20日下午2點30分
地點:台大校友會館三樓B會議室 (臺北市濟南路一段2-1號)
活動:
一、「人民民主-人民老大」連線參選理念說明
二、介紹四個選區立委參選代表
三、合唱「百萬心聲喊出來」-人民民主街頭傳唱
四、參選公民團與參選人闡述理念

從2004年百萬廢票運動,到2005年開始的「人民老大」直接民權參選政治運動,到今年決定以人民民主.人民老大推出四位候選人的宣佈投入2012立法委員選舉。這個以社會運動:工傷者、移民新住民、工人、性工作者妓權、身心障礙者、主張基進教育的民主教師、同志及跨性別者…等多元的基層人民,從社會運動到參與政治,再到以「參選」為人民民主運動的運動方法,組織人民參政團,找出平民參政的路徑,接續2010年的五都市議員參選,今年成立了「人民民主陣線」,並以「人民民主.人民老大參選連線」,在基隆、新北市第二選區、台北市第二、五選區,合計四名立委推出候選人。

基隆區立委參選代表:黃小陵
新北市(二)三重、蘆洲、五股立委參選代表:龔尤倩
台北市(二)大同士林立委參選代表:夏林清
台北市(五)萬華中正立委參選代表:周志文

選舉連線目標-找尋政治覺醒的人

以「找尋政治覺醒的人」是這次選舉首要的目標。「人民民主.人民老大參選連線」認為台灣政治改革必須從人民改變自己與政治的關係,不再冀望既有藍綠主流政黨,以人民主體投入政治組織與行動。用「人民老大」直接民權代議制,從人民參政團的草根民主組織開始的內部民主程序討論與學習,對外的社會政治對話與歌唱戲劇各種展演方式,進行新形式的街頭政治運動。

改變選舉遊戲規則,才能改變結果

連線在政治上的主推「選制必須改革」。過去台灣只作到了型式上的民主,民主只是投下那一票,之後無法以任何方式參與政治,更不要說是監督政治人物。例如選制「單一選區兩票制」更造成立委只是兩大黨的附屬品。如保證金高門檻,讓新的政治力量無法出現。連線認為台灣要實行更民主的方式,必須讓新的政治力量在社會出現,並進入國會,同時人民必須發展出直接監督政治人物的方式。因此首要改變的就是選舉制度。才能落實「民有」「民治」「民享」的理想境界。

主僕歸位.共決參選代表與政見

在社會的主張方面,公平正義是基本精神。參選代表人是由多個社運參與者組成的公民參政團以民主討論共決的方式推出:在人民民主參選運動的第一階段,經過三個月的「跨團」相互學習,苦工、性福、算障、民主教師等四個參政團聯合運作,土林大同選區由三名參選人之中推選出夏林清,她是長期投身工運、妓運及民主教育運動的另類大學教授。中正萬華則在算障團與性福團共決後,由重度肌肉萎縮的身障者周志文,代表參選,同時她也將代表日日春協會推動爭取底邊人民被排除的性權與生計。而「不合格公民團」也因為不合理的法令規定,新住民、移工以及無戶籍菲僑,被剝奪了參選權,最後由移民運動組織者龔尤倩代表參選。基隆地區則由投身工人與工傷運動二十年的黃小陵代表參選。而競選政見也由這些團體訴求討論,充分展現內部民主程序。

(人民民主-人民老大參選連線共同政見與參選人簡歷如附件)

新聞聯絡:人民民主陣線辦公室 電話:02-25933390,25932960
王芳萍(人民民主陣線) 0932-383-344、柯逸民(人民火大行動聯盟)0922422288
Email: peopleboss2011@gmail.com http: //peopleboss.blogspot.com(11/20後上線)

2011年11月18日 星期五

<龔尤倩選立委>【我要踹共】No.1 陳美絨

<龔尤倩選立委>【政治聯絡簿】第一期 2011/11/18

我們與龔尤倩的政治聯絡簿
第一期 2011/11/18

【活動佈告欄】

時間:11/19(六)晚上630
地點:新北市三重區仁愛街6943



政治不滿族  我有話要說

l          五年級的粉領單身貴族要說:
曾經以為可以不管政治的當死老百姓,沒想到自己擁有的其實只是『下沉中的安穩』。
l          四年級關心弱勢的媽媽要說:
為什麼認真投下了每一票,卻沒有讓社會變得更公平和美好?
【活動佈告欄】

不合格公民團聲明稿

20109月以移民/工、黑戶配偶、和拿台灣護照但是不被當台灣人對待的菲律賓華僑為主,以及本地移民/工社運工作者與三重、蘆洲在地支持者為輔,共同組成了「人民老大不合格公民團」…(繼續閱讀)

【活動佈告欄】

我們,都是帶著夢想的移動者

我們每一個人都是帶著夢想與想望的移動者

從南部到北部、從鄉村到城市、從彼岸到此岸、從彼國到此國……。. 不論先來後到,在這塊土地上,我們為了縈繞心頭的那份想望,移動求生…(繼續閱讀)

【龔尤倩的學習心得】

與家人和解

父親與靜默的電視畫面
這幾年,腰部動過五次手術的父親,已經無法自由行動。看電視取代了上山運動成了他生活的重心。他的電視節目沒有聲音,他總是轉得很小很小聲,幾乎聽不到。為甚麼?他說,反正也聽不到了。

四年前我幫他訂購的助聽器,擱置在抽屜。他說,裝了,太吵…(繼續閱讀)

<龔尤倩選立委>【活動佈告欄】政治不滿族 我有話要說

政治不滿族 我有話要說

※五年級的粉領單身貴族要說:
「曾經以為可以不管政治的當死老百姓,沒想到自己擁有的其實只是『下沉中的安穩』。」

※四年級關心弱勢的媽媽要說:
「為什麼認真投下了每一票,卻沒有讓社會變得更公平和美好?」

歡迎也是政治不滿族的你一起來聽,同時也來分享你的故事。


活動時間:2011年11月19日(星期六)晚上6點半

活動地點:新北市三重區仁愛街694號3樓

報名電話:2280-8815

2011年11月16日 星期三

<龔尤倩選立委>【龔尤倩的學習心得】與家人和解………

父親與靜默的電視畫面
這幾年,腰部動過五次手術的父親,已經無法自由行動。看電視取代了上山運動成了他生活的重心。他的電視節目沒有聲音,他總是轉得很小很小聲,幾乎聽不到。為甚麼?他說,反正也聽不到了。

四年前我幫他訂購的助聽器,擱置在抽屜。他說,裝了,太吵。

1949 年的離散,讓他離開了河南老家,他的朋友不多,他覺得人情債最難還,流離的人生,不會有永遠的朋友。80多歲了,還堅持一個人拄著拐杖上醫院,不讓人陪。 已經80多歲了,不喜歡戴助聽器,也許是這樣,他就可以忽略很多雞飛狗跳的爭吵、那女人的叼唸,這些他都可以假裝聽不見,享享清福。

那 天,我們聊到戰後到台灣他隨隊四處駐營移動,他說那幾年,部隊裡很多人都鬧自殺,槍斃自己或是用腰帶上吊,常常白布一罩就是一個往生軀體。我問,那段日子 你是怎麼過的呢?他苦笑,「就這麼著,想那麼多也沒用,不當回事也就過去了。」多輕的一段話,卻負載著無數的無可奈何與沉重認受。

我 開始想他的守成獨立的性格、他那不輕易流露關懷的感情、他那喜歡熱鬧又不喜主動的人際關係,他那隱忍二十年的那個大陸的家的秘密、他一個人上山運動、一個 人拄著杖去醫院,他對影響他離散一生的歷史政局莫可奈何,種種因之命運積累的情緒,大概只能用距離化的方式隔離,那隔離下壓住了多少情緒阿。這個大概連母 親都很難懂。

他盯著那無聲的電視節目,延續那一以貫之的生命姿態,我媽在旁抱怨他只會看電視,而我則淚眼婆娑,悽然與無奈,卻也慶幸他發展出這種泰然的對應。不然,沉重,永無止歇。

不想面對,家的複雜與衝突
我很少跟人提到我家,因為長達十多年與弟弟那不論是成長競爭、意識形態分歧與家庭分工的衝突,以及這種衝突引起的家庭動力與爭辯,還有我那心深處對父母無法陪伴的歉疚,都讓我不禁淚汪汪。
我爸媽對我的期望,二十年來是一步步落空:從希望我當老師、做公務人員、結婚生子有個家庭、有個房子,有個正常的生涯等等,當然沒有一件遂了他們的心願。長期以來,跟父母關係就是在不斷要他們放棄這種主流思想的拉扯中前進,當說不清楚時,最簡單的方式就是抵制不語。

2011年11月12日 星期六

<龔尤倩選立委>【活動佈告欄】不合格公民與龔尤倩在秋鬥

<龔尤倩選立委>【龔尤倩的學習心得】英文版參選聲明: We, the people moving with a trending dream!




STATEMENT OF LEGISLATORS ELECTION AND FUNDRAISING CAMPAIGN



We, the people moving with a trending dream!



Lorna KungTri-District constituency : Sanchong, Wugu, Luzhou-- translated by Ong S. Lorenzo


Each one of us is with a dream and definite desire to move onward

From south to north, rural to urban, from the other shore to this shore of hope, from the other country to this country…. Regardless the order of arrival, in this land, we all have an instinctive survival and a haunting lasting desire to move on



For more than ten years, I have devoted myself to a wide variety of complex immigration / labor movements and communities, bearing pains and enjoying smiles of immigrants and migrant workers. I perceived that immigrants and workers are the master of the society which should not be looked with indifference due to their different nationalities. To join the forthcoming legislators electoral campaign is a decision I choose to take the immigration / labor movements as a social approach to a higher ground



My own family is one of those that experienced historical tension and contained stories of grass-roots people forced to move under primary pressures. My father was a veteran of Mainland China, and my mother is from Miaoli Hakka. From different marginalized groups, they came together into the Taiwan mainstream society. Regardless of social stereotypes and disrespects, with courage they married. Working hard together, they toiled with poetry and lived at edge of a big city – Banchiao. Father worked as a driver while Mother made clothing as with the majority of hardworking ordinary Taiwanese citizens supporting their family.



Circa the late 1980 to the 1990 when the martial law was lifted coincided with my college days. I attended university countryside community camps to go working at rural areas at the time when the Taiwan society was surging and turbulent. For the first time the raging formidable “Taiwanese Consciousness” had a severe shock and impact in my soul. At that time, a feeling of alienated original sin engulfed me for not being able to speak “local Taiwanese language”. I felt so confused with how a full-blooded me could not assimilate with and integrate into the Taiwan “rock bottom” rural communities.



With thinking pain, a deep conscious analysis of what should I know to understand the world I live permeates. After university, I chose to enter and work with grass-roots workers trade unions. I started to learn local Taiwanese language and tried to learn and understand the “rock bottom” for seven years step by step. With that span of time, I am awarded with wealth of advanced experiences of social enlightenment.


2011年11月10日 星期四

<龔尤倩選立委>【龔尤倩的學習心得】參選及募款聲明:



我們,都是帶著夢想的移動者

將你的支持化為行動,有錢的出錢,沒錢的出力
小額捐款幫我們湊保證金,讓參選人不依賴財團與政黨
選立委要保證金20萬,兩黨候選人選舉經費動輒上億,平民百姓玩不起!

戶名:第8屆立法委員擬參選人龔尤倩政治獻金專戶 
銀行:華南商業銀行(008) 西三重分行
帳號:170–20–050753-7


龔尤倩


敢作夢‧肯打拼‧行鬥陣

東三重、五股、蘆洲 選區

人民民主-人民老大參選連線
1969年在新北市出生。輔大心理系博士班。
曾任移民工民間與官方工作者,現任白刷刷黑戶人權行動聯盟發言人。


===============================================
(本文開始)


我們每一個人都是帶著夢想與想望的移動者

從南部到北部、從鄉村到城市、從彼岸到此岸、從彼國到此國……。. 不論先來後到,在這塊土地上,我們為了縈繞心頭的那份想望,移動求生。

十多年來,我投身置入各式各樣的移民/工社群與運動中,負載移民/工的痛苦與笑意。我認為移民/工也是社會主人,不該因為國籍不同而被看不起。投入立法委員選戰,是我此刻決定負起移民/工社運責任的一種方式。

我自己的家庭,就是一個因為歷史張力,而基層人民被迫離散移動下的故事。我的父親是大陸老兵,母親是苗栗客家女,分別來自台灣社會的邊緣社群。他們不顧世俗勇敢牽手,胼手胝足、埋首勞動,寄居當時的大城邊緣-板橋。父親當司機、母親做成衣車手,跟多數的台灣老百姓一樣辛勤養家求生。

我的大學時代正值八、九○年代的解嚴前後,當時台灣社會風起雲湧,我參加了大學社團的下鄉營隊,首次整個人被來勢洶洶的「台灣本土意識」所狠狠震撼與衝擊!那時,不會說「台語」的我,覺得彷彿身上帶有原罪。當時我非常困惑,這麼熱血的自己怎麼與台灣「底層」農村如此格格不入?!

我痛苦的思索,該怎麼認識這個我生存的世界?大學後,我選擇進入基層勞工工會工作,開始一步步去學台語、去理解「底層」。與勞動者聲息相處的七年,給了我社會啟蒙的進階經驗。


走進移民/工社群

接下來,在長達十三年的期間裡,我置身投入、陪伴台灣各式移動者(移工、新移民、沒有合法居留身份的黑戶、還有拿台灣護照卻沒有被當台灣人對待的菲律賓華僑…),處理他們的身份、勞動與各種政策歧視問題。我清楚地經驗他們與親人離散的思鄉苦楚,在台灣社會被剝削勞動的憤怒,這樣的處境和感受是與我長期台灣勞工朋友的遭遇是一模一樣。

我跟很多本地勞工曾經細說分明:我們只有「先來後到」的差別,不管是本、外勞,或者是新、舊住民,都落在同樣的階級處境,而我們共同的命運就是「被有權力者決定」以及「被有權力者刻意分化」。國家機器對族群的刻意區別與對待,分化了彼此的聯繫。

三年的歐陸工讀經驗,使我迅速降為「底層外勞」。我親身經驗在異鄉生活的孤困與被歧視,為了生存在義大利餐廳打黑工謀生;我也在羅馬走上街頭參與義大利的移民運動,並在國際移民組織實習時,見識了國際社會看待移民/工的視野。

當全世界已經有超過2億的移民人口,每35人就有一位移民/工之際,在歐陸的觀察與體驗,使我確認了台灣制度對待移民工的保守性。例如,當年在抵達羅馬六個月後,我即享有投票權,選出外籍人士的羅馬市議員代表;甚至,在歐陸有19個國家已經承認了五年居留以上的外國人「地方政治權」。但至今在台灣的移工受制於我們的國家政策,仍不得長期居留,並被迫與家人長期分離。而我的法國同學對於這樣違反人權的政策覺得不可思議!


移動與政治

2010年,我接觸了一群「黑戶」外籍媽媽,她們都是與國人結婚,但是因為經濟困難與政策阻礙而被迫陷入沒有身分的窘境。他們長年的黑戶處境,讓我深刻感受到台灣政府對待第三世界國家人民的差別歧視。台灣只看政治經濟強權的歐美老外,卻不去看見第三世界的底層老外,這是一種有階級偏差的世界觀。

某天夜裡,一位黑戶老公打電話跟我求援,他那沒有健保的黑戶妻子因突發的心肌梗塞,正在急診室急救。他急苦萬分,我除了安慰竟無力可施。我相信,這是移民/工工作者及所有助人工作者心裡共同的沉與重:我們一方面要小心翼翼避免成為只為社會補破網的社工員;另一方面,面對體制的壓迫,我們同時也在思索:到底還可以怎麼辦?這痛苦讓我更堅定,我們必須要找一條新的路走!

這讓我不得不面對政治這件事情。我們必須成為一股政治勢力,因為如果沒有進行體制與制度上的徹底改革,終究只能靠執政者的略施小惠。


拒絕政治異化:不合理的選制閹割了自主選民

過去,我曾熱心政治,投藍、投綠,也曾投無黨籍候選人。我曾一再期待清新力量可以改變台灣,卻也一再經驗到挫折與失望。現在,我跟多數人一樣,厭煩藍綠的金權政治,以及不擇手段地操弄族群衝突與抹煞階級差異。現在,我更看見不合理的選制,如何讓每個候選人必須花大錢、靠政黨才能參選;選上後,則順從黨意、忽略基層民意。在這種情況下,「普通人參政」根本不可能。

這樣的政治異化發展,污名化了政治這件事,更讓我的朋友們選擇與政治隔絕。於是,一些人帶著「沒希望、假期待」面對台灣選舉;我的中產階級朋友帶著下沉中的安穩,持續政治冷感,躲進專業裡去;年輕人旁觀無奈,台灣持續原地踏步,沒有發展、前途險峻,他們最傷!更別說,沒有政治參與權的移民工,被邊緣對待。我的參選,激發了平凡家人與身邊友人對於政治活動的不耐與厭惡,他們紛紛勸退我;不意外的,我看見選舉制度怎麼閹割了人民對政治的關切,而政治人物仍舊可以天天扒糞、搞利益。沒人能回答我,不更面對政治,那該怎麼辦?

我與移動社群的關係,決定了我的參選。我衷心認為:你、我都是帶著夢想的移動者,帯著夢想,處處移駐,尋找機會。倘若在世界每個落腳處,都能有平等的對待,人人是社會主人,這就是大同世界了。

台灣的民主指標,取決於如何對待移民/工。當我們視他們如同一家人,沒有內外,沒有主從,共同珍惜在這片土地上的生活與打拼。那時,我們就可以理直氣壯地說:台灣民主已然成功!


(本文結束)

將你的支持化為行動,有錢的出錢,沒錢的出力
小額捐款幫我們湊保證金,讓參選人不依賴財團與政黨
選立委要保證金20萬,兩黨候選人選舉經費動輒上億,平民百姓玩不起!

 戶名:第8屆立法委員擬參選人龔尤倩政治獻金專戶 
銀行:華南商業銀行(008) 西三重分行
帳號:170–20–050753-7

新北市三重區仁愛街694號3樓 TEL:886-2-22808815
新聞聯絡人:張榮哲

NCNP.2011@gmail.com
http://ucpgs.blogspot.com/
https://www.facebook.com/UCPGS